抱歉, 这款唐僧不是政治洁癖者的贡品

如果不是一屁股坐到银幕前,很难想象吴亦凡版唐僧会是什么样子

对于那些凡是都要往政治正确性上靠的家伙来说,抱歉,《西游伏妖篇》绝对不是这类作品。尤其是吴亦凡饰演的唐僧,虚荣、伪善、奸猾,把所谓政治正确性颠了个底朝天。

谈及《西游记》政治正确性,86央视版电视剧是最大原罪,只缘太多人身在庐山,不自知而已。从二度创作的角度来说,不得不承认杨洁引领的这次提纯还是相当成功的,以至于民众皆以为这就是吴承恩《西游记》本来面目,而后来诸多影视版本皆以此为纲,不敢轻易跨越雷池。

殊不知,《西游记》本就是暗黑童话,唐三藏并非至善完人,而悟空、八戒和沙僧,更是食人妖兽。徐老怪说,《西游伏妖篇》一个驯兽师带着三只野兽上路的故事,这就对了,这才是《西游记》该有的样子。许多心地善良的人有所不适,或不愿相信,皆为央视洁版后遗症。

在央视洁版中,唐僧是政治正确性的集大成者,连对悟空的误解与冤枉,也是凡胎肉眼与慈悲心肠所致。如今回望当年的唐僧形象,似乎也并没有那么的完美。一来太面,弱不禁风的,不符合远程驴友长途跋涉的形象,且凡是都等着徒弟去解决的作风,与大唐智者的定位也不匹配;二来太奶,细皮嫩肉的,一路妖精不是想吃了他就是想跟他睡觉,一个修行之人让人看着性起,那这个人的修行肯定是不够的,一个出尘脱俗的人,不至于让人看了哈喇子直流。

与央视版相比,吴亦凡版唐僧的颠覆可谓摧枯拉朽。

影片上来就是他的黄粱一梦,扭曲的梦境中,连大雷音寺也成了小人国,看似娱乐颁奖礼的恶搞,其实是唐玄奘虚荣的隐喻。中程的师徒危机中,星爷又给玄奘法师贴上了虐待动物、蹂躏尊严、伪善巧辩等一系列标签,高僧不再像高僧,而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企业大BOSS。后程又借林允化身的白骨精,既勾连了《西游降魔篇》的舒淇,又给凡胎肉体情欲正身,影片结尾明确告诉观众,唐僧是带着情欲继续上路的。

换做是八十年代,这些非政治正确性的元素,断断不可能出现在唐僧身上,然不管你情缘相信与否,这些皆对是吴承恩原著的抽取。以小说五十六回为例,悟空打死了几个草寇,大慈大悲的唐僧念念有词,别以为他在超度亡灵,其实他是在撇清关系:“他姓孙,我姓陈,各居异姓,冤有头,债有主,切莫告我取经人。”八戒笑他推了个干净,他又赶忙说:“好汉告状,只告行者,也不干八戒、沙僧之事。”悟空听着搓火,往尸体上加了几棍子,并告诉师傅天上地下他都有关系,告也白告。唐僧自觉无趣,又以教导悟空体好生之德为籍口,把自己那点小心思抹了个干净。

到了《西游伏妖篇》中,吴亦凡化身的师傅那叫一个世故圆滑。他有时无奈,饥病交集,还要哄几个徒弟卖艺乞食,一看悟空没轻没重砸了人家场子,立马化做驯兽师,鞭挞加歌咒;他有时狡黠,用莫须有的如来神掌来制约悟空造反,结果被八戒出卖,侥幸躲过一劫后,他又借悟空之手来惩戒八戒;且与原著小说高度一致,关键时刻必发扬撇清干系的高风亮节,在比丘国闯祸后,国王努问是谁干的,他毫不犹豫指向了悟空。正如徐老怪所言,这是一个驯兽师与三只野兽上路的故事,吴亦凡演绎的唐玄奘攘外还必先安内,处处如履薄冰,两面三刀在所难免,这也是人性求生图存的根本。

如果不是一屁股坐到银幕前,很难想象吴亦凡版唐僧会是什么样子,从影片效果来看,虽不及上一部的文章那般圆润,却也演出了吴亦凡自己表演生涯的新维度。吴亦凡饰演的唐僧,要啰嗦有得啰嗦,要圆滑有得圆滑,要搞笑也有的搞笑,要颠覆也够颠覆,只是在拿捏人物层次和转换节奏上,稍显青涩。毕竟是与善于调教挖掘演员潜能的周星驰合作,且有长于调教演员的徐老怪坐镇,对吴亦凡表演开发受益匪浅,这也印证了一句老话,近朱者赤近墨者黑。而借着吴亦凡化身的新唐僧,周星驰不仅完成了一次西游形象的自我颠覆,捎带手还颠覆了过往一切版本,尤其是高度政治正确的86剧版。

《西游记》被奉为经典,得益于后来“四大名著”头衔加官进爵,加上86剧版的火上浇油,但这并不意味着经典不容触犯。在胡适眼里,《西游记》至多不过是一部很有趣的滑稽小说,鲁迅评价作者虽儒生,此书实出于游戏,亦非道语 。其实早在吴承恩之前,西游故事已在民间野生野长,吴承恩之前的上一个朝代更迭期,杂剧名家杨景贤就荟萃过一版《西游记》,如果经典不容触犯,也就不会有吴承恩的《西游记》。

阅读:11944

精彩评论:0

还可以输入250个字 评论

评论成功

评论失败

热门文章HOT NEWS

订阅 "百家" 频道, 观看更多百家精彩文章

 

百度新闻客户端

  • 扫描二维码下载
  • 订阅 "百家" 频道
  • 观看更多百家精彩新闻
用户反馈